+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會員名: 密碼: 忘記密碼
您現在的位置: 湖北省江西商會 >> 商會研究 >> 當代商會 >> 正文
 
《 東方企業家》11月專訪: 從商幫,到商會--文:岳巍
點擊數:3572 更新時間:2012/8/23 16:42:58

即便伍繼延本人,也承認自己這三十來年的經歷讓人看得有些眼花繚亂。

15歲那年考上大學,伍繼延提到這件往事,往往會加上一個注腳:當時我的分數都能夠上清華北大了。但是當時僅僅是一個高中一年級學生的伍繼延還是選擇了湖南大學。

在湖南大學,他讀的專業是“計算機”,實際上這是伍繼延父母替他做出的選擇。這對身處湖南小縣城湘陰的數學老師夫婦,最樸素的想法是“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在他們的認知中,計算機是比數學更高級的學問。

伍繼延說起自己在湖南大學接受計算機專業教育的經歷時,會略帶著不易察覺的委屈,作為1979級大學生,所能見到的“計算機”完全是計算用的機器。直到1983年快要畢業時,才用上“蘋果電腦”。

事實上,伍繼延進入大學之后很快就發現無法說服自己喜歡所讀的專業,經歷過一場浩劫的家長們普遍的想法是學理工科能夠少犯錯誤,但是1978年之后的大學校園已經開始浸潤亦以醞釀思想解放的暗潮。

伍繼延對自己專業的記憶只剩下“那是一臺冷冰冰的機器,操作系統很復雜,操作起來需要穿孔,用磁帶……”,這些語焉不詳的記憶碎片勾勒出伍繼延當年面對自己專業的無聊與無奈。

值得慶幸的是,那時的大學校園已經不再是一潭死水,原本應該在高中時期形成的對自己的基本認知,伍繼延幾乎是全部后延至大學時才有所認識,其中最基本的一條便是:對于自己的專業已經完全不喜歡,而對人文知識表現出最大的興趣。

伍繼延憶起當時有兩類東西在大學校園里最有市場,國外新思潮的翻譯著作的引進和中國古典文化的回潮。

時至今日,伍繼延還記得1980年代那套著名的《走向未來》叢書,并直言其給自己的巨大影響。

如果我們翻檢歷史,會發現那一時期曾經出現了大量“編著”作品,這些曾經使伍繼延眼界洞開的文化讀本,其實并不是署名者寫的,也不是署名者編的,而是他們把國外的新思想進行翻譯整理再加上自己的理解最終形成一本書,經濟領域二道販子的稱謂被引用到學術界,他們被稱為思想販子,這些并非進行原創工作的編著者們所販售的思想成為伍繼延以及與他同時代的人們的最寶貴的精神食糧,后者依次完成了最初的思想啟蒙。

與外來思潮相并立對于當時的人們產生重大影響的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回潮,經歷過文革對傳統文化清剿的人們,發現在“革命文化”之外,還有一個自己未曾知曉或者已經疏離的中國傳統文化,“為伊消得人憔悴”“紅袖添香夜讀書”,這些年輕人談戀愛時往往會用到的詞句最先出現在當時的大學生們的頭腦中和信箋上。

伍繼延自豪于自己就讀的湖南大學是承襲自有千年歷史的“岳麓書院”,自豪于與在書院旁側的岳麓山上安眠的先賢們曾經離得那么近。伍繼延或者干脆將岳麓山視為中國歷史演進的某一篇章的文化標本。

 

伍繼延說自己當時意識到盡管“工具”重要,但是“文化”最關鍵。這成為伍繼延在隨后的日子里放松專業課程學習的一個理由,很多年之后,伍繼延說盡管自己也算有幾分天賦,但是相對于“費勁”的理工科,他還是在文科上表現出更大喜好,湖南大學的百科知識競賽,伍繼延是第一名,19歲大學畢業那一年,伍繼延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湖南日報》上,因為他是當年的湖南省大學生演講比賽的第一名

在之后的歲月里,伍繼延經?;嶧襯钅歉瞿甏?,除了青春故事,還因為在他看來那是中國改革開放30年中最美好的一段時光。

百廢俱興的現狀使得伍繼延和與他同時代的人們對于未來充滿了希望,自由經濟,民主政治,伍繼延說這是當時他們所看到的中國的未來,也正是因為這些愿景,伍繼延大學畢業后順理成章地未從事所學專業而是留校擔任團的干部,他把這看作是改造社會的基層崗位。伍繼延笑稱當時團中央有個大書記,自己在基層當個小書記,3年之后,伍繼延進入清華,成為“馬克思主義理論思想政治教育”專業的學生。

伍繼延會把自己的兩個專業做個對比,“我本科學的是電腦,是修理機器的腦袋,思想政治教育馬克思主義理論,是修理人腦”。

時代并沒有給伍繼延提供“修理人腦”的機會,拿到學位后,1988年,伍繼延去了海南。

在伍繼延的描述中,1988年的海南是個大工地是塊試驗田,23年之后,當初抱著投奔自由的心態“下海南”的伍繼延仍對當年自己的那個單位津津樂道,“老大是現在中國海南改革研究院院長遲福林,老二是馮侖,現在已經被稱為地產思想家了……”伍繼延是那些人中唯一一個正式“調”過去的人,被同事們戲稱為“唯一的正式干部”,這個唯一的正式干部負責的部門是“信息部”。

伍繼延對于當時與那個單位發生過聯系的人記得很清楚,碩士生易小迪曾經在那里實習,潘石屹則是當時掛靠在那個單位下的一家公司的常務副總,這些日后在中國地產界甚至整個經濟界享有顯赫聲名的人物當年在“建設海南”的時代大潮中還只是一個小角色,還并未能夠完全與體制撇清關系。

伍繼延在體制內“干了兩個活兒”,一是團委書記,一是體改干部,這總共用去伍繼延差不多10年時間,做體改干部4年之后,伍繼延終于下海。

因為曾經被問過很多次“為什么要選擇下?!?,伍繼延已經學會不等人問便自我表白,“當時覺得我們學了那么多東西,沒有落到實處,所以想到實踐中去檢驗一下?!蔽榧萄猶乇鵯康骱先說奶氐?,講究知行合一,“知和行要統一起來,不能知而不行,更不能盲目的行而不知,湖南人的特點就是講知行合一”,伍繼延為了說明這是湖湘文化的重要特色,還“搬”出了岳麓書院那塊“經世致用”的匾額。

像很多湖南人一樣,伍繼延言談間時?;崽峒懊蠖⑶移搗幣妹锫薊蛘咼?,只是我們無法證實這是否也只是他們的“工具”而非文化。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伍繼延對于市場經濟與現代公民社會有著近乎于執念的興趣。

因為無論是當初的“思想販子”還是后來的“下海經商”無不被刻上現代文明的烙印,這使得他的頭腦無法逆轉向。

海南是伍繼延的商人生涯的開始,隨后他輾轉多個地方,最終在重慶完成了自己目前為止最重要的商業項目,“五黃路”如今已經是重慶中央商務區的地標性建筑,伍繼延也引起了在渝打拼的湖南籍商人們的注意。2002年末,伍繼延受邀參加重慶湖南老鄉會的活動。

這個成立于1985年的同鄉會組織在舉辦第18次年度聚會時邀請伍繼延參加,伍繼延回憶說當時自己正在長沙“金鷹節”上玩得不亦樂乎。

“他們那天非常重視我,飛機晚點,一直等我等到將近下午一點多,直到我到了之后聚會才正式開始”,這使得伍繼延非常感動。

當天在現場伍繼延見到了老鄉會的幾個主要發起人,這些當時已經七八十歲的老人家希望伍繼延能夠擔當起組織與主持在渝湖南老鄉會工作的重任,而在這之前,伍繼延的想法只是“與大家一起吃個午飯”。

伍繼延說自己雖然下海經商,但總歸是從體制內出來的人,于是一心想要實現“老鄉會”的合法化,因為老鄉會“畢竟不是一個合法組織,我們下海做生意,都有執照的,該交稅交稅,各項手續齊全,我們那個老鄉會連個章都沒有?!?/P>

伍繼延隨后的主要工作便是為“湖南老鄉會”進行注冊,按照當時的政策規定,社會組織必須掛靠在一家主管單位下,然后才能到民政部門進行登記。

沒有一家政府機關愿意為這個組織提供幫助,直到伍繼延找到重慶市工商聯。

重慶市工商聯時任主席尹明善愿意接受“老鄉會”掛靠,但是提出了一個不容商量的條件——“不能叫老鄉會,要叫商會”,伍繼延沒有猶豫便答應下來:“商會就商會吧,我本身就是做企業的,我也沒覺得商會不好”。

2003年SARS風暴中,伍繼延完成了“重慶市湖南商會”的登記手續,這是重慶市第二家外地商會。伍繼延說辦完這件事情之后,才發現全國各地就沒怎么見到“湖南商會”,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各地數不清的“浙江商會”甚至“溫州商會”,伍繼延說自己開始反思。

說起湖南,人們知道的可能是曾國藩的湘軍,可能是毛劉等湘籍政治人物,可能是超女快男等湖南電視文化,湖南商人在何處,湖南商人為何失聲。

提出湘商概念時,伍繼延說自己想到的是在市場經濟以及全球化商業時代,湖南商人應該引領湖湘文化的又一次崛起,從軍事到政治再到文化,直至商業文明,這是伍繼延所勾勒出的三湘大地的發展軌跡。

當時伍繼延無意賦予自己更大的歷史使命,而是只想探索解決湖湘文明困境的化解之道?;蛘咚刀雜諼榧萄永此?,倡導湘商文化的興起,是想將湖南作為一個樣本,期之以完美轉型之愿,最終跳出湖南一界,進而對整個中國產生影響。這是伍繼延的愿望,當然也是他的野心。即便他自己也承認鼓吹湘商文化的最終目的其實是為了最終著眼于整個中華商業文明。

19歲那年名字出現在《湖南日報》上之后,伍繼延的名字再一次密集出現在媒體報道中,是因為他提出的湘商崛起以及商幫向商會的轉型,而寫在他的名字前面的頭銜也變成了“文化學者,商會活動家”。

伍繼延曾經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提及地域性以及基于地域性產生封閉性特質的商幫組織應該迅速向現代商會形式轉變以因應經濟全球化趨勢,這段表述在刊發時被冠以一個聳動的標題《10大商幫該死》,伍繼延笑稱這個標題使得自己成為“罪人”,但是他仍然堅持自己的觀點:“盡管現在提商幫,并非毫無合理性,但是想要在現代商業文明中占據一席之地,必須轉型為現代商會?!?/P>

當被問及現在所提倡的商會建設與當初倡導的“湘商”概念是否有所矛盾時,伍繼延用了一個湖南人喜歡用的比喻,當初我上井岡山不是目的,只是步驟與手段,做湘商的目的很清楚,就是通過推動湖湘文化這樣一種最活躍的,也是最頑固的文化的轉型,現在這個實驗證明,確實可以做得到,那么我們為什么不推動全國性的整個文化的轉型,由湘商的商會建設擴展到整個中國各地的商會建設?!?/P>

伍繼延說自己曾經不遺余力倡導的湘商崛起其實是為了后續的商會建設打造前提,而商會建設則是為他的實現公民社會理想鋪設路徑。自由經濟與公民社會構成了他的主要話語體系。

現在已經“從井岡山上下來”的伍繼延盡管說話喜歡引用毛澤東的詞句,但是當年在岳麓山腳下的大學校園中讀過的那些由思想販子販售的新思想,早已經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扎根發芽散葉,并且開出了花。

 

東方企業家:舊式商幫與現代商會的區別在何處?

伍繼延:商幫的核心是“幫”,過去是建立在農業社會基礎上依靠血緣和地域為紐帶聯結在一起,我們知道幫和派是相關聯的,既然是幫和派,肯定就是幫派利益至上。

商會是什么呢?商會是隨著現代工商業的興起,為了解決集權的政治和自由的市場之間的種種矛盾而產生的。商會是原本一盤散沙的企業形成的的集合體,并因集合產生很多功能。除了整個集合體的成員間進行信息交流與合作之外,更催生了現代公民社會形態。

東方企業家:商會的歷史使命是什么?

伍繼延:首先它是市場經濟的組織者,原來我們習慣于依賴于政府,市場經濟條件下,政府對企業的管理應該靠法律,靠稅收,靠宏觀經濟政策,而不能像原來那樣直接管理,這樣,企業的自治就尤為重要。這種自治的實現就依靠商會。

其次商會是和諧社會的建設者,和諧社會實際上就是要把社會有效地組織起來,無論哪個社會,企業家都是穩定的力量,在承認社會多元的前提之下,必然需要通過社會組織來完成對于社會的整合,商會則是針對企業家們的最好的社會組織。

東方企業家:當前加快商會建設的迫切性體現在何處?

伍繼延:經過30年改革開放,市場經濟有相當大的發展,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成長起來的這一大批民營企業是沒有主管部門的。但是他們有自己的權利需要主張,有自己的訴求需要讓外界聽到,有自己的以及群體的利益需要維護,同時行業自律也非常重要,在這種情況下,商會的建設便顯得非常重要與緊迫。

東方企業家:如何有效推進商會建設?

伍繼延:首先要充分尊重企業家的首創性,尊重商會作為一個社會自治組織的非政府性的特點,不要把商會搞成依附于政府的協會;

其次,政策積極倡導的同時,盡快出臺“商會法”對商會活動加以規范。

東方企業家:當前商會建設的短板是什么?

伍繼延:主要是組織形式上的異化。中國人傳統上已經習慣在三種類型的組織里活動,如果自然而然地將這三種組織形式代入到商會中,便會產生非常大的負面影響。第一種類型是家族,會導致很多會長把商會當作家庭,把會員當兒子管。第二種組織是政府,大部分民營企業家即便沒有在政府工作過的,也知道政府怎么管理,很容易把商會搞成二政府,習慣“官大一級壓死人”最后會長成了孤家寡人。第三種類型比較具備資本特征,商會是企業家的自治組織,很多會長容易把自己搞成大股東,我出錢多,我說了算,這也是不行的。

商會的家族化傾向,商會的行政化傾向,商會的企業化傾向,是當前商會建設的短板。

東方企業家:當前商會存在的主要問題是什么?

伍繼延:現在很多商會變成老板個人出風頭的平臺,很多老板愿意花錢買一個機會來標榜自己,除此之外,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常?;嶠袒嶙魑胤秸饜愕墓ぞ?,最惡劣的問題也是人們最不愿意看到的,商會變成官商勾結的新渠道。

東方企業家:這一次溫州的高利貸風暴中,溫州商會似乎并未能發揮預期的作用,以您的觀察原因何在?

伍繼延:這次事件充分證明了我的一個判斷——溫商更多的是在重復商幫的悲劇,但是這次?;哉鑫輪萆倘死此滴闖⒉皇且桓齪檬?。溫州人最早都是勤勞致富的,都是從一點點非常細小的行業開始做起,然后在這個細小的行業里邊,逐漸形成自己家族性的、地域性的壟斷地位,后來他們開始玩大的,進行了他們不熟悉的資本與房地產的運作,那么他們必然就面對全球化的玩家,他們的對手就是索羅斯,就是巴菲特。

東方企業家:溫州商會或者按照您的說法他們還處于商幫階段的核心問題是什么?

伍繼延:他們那種借錢,就是靠血緣紐帶,家族紐帶,溫州人經常講,我借錢,借條都不要的。因為他有行規,反正我給你多少錢,你什么時候還給我,必須給我多少利。到現在麻煩了,沒有現代的金融風險控制體系,沒有現代的抵押措施,沒有現代的評估,沒有現代的組織形式來做保障,就是靠傳統商幫的套路,現代商會并不是把若干個商人湊在一塊就成了商會,是真正把它重新設計結構,才能抵御風浪。

東方企業家:作為商會,如何組織成員共同抵御風險?

伍繼延:商會很重要的一個功能,確實就是共同抵抗風險,這要采取專業化手段,沿著市場化的方向去實現。如果國家政策上允許成立一個投資基金,商會能做那些工作呢,就是通過對商會會員企業的評估,進行聯保。比如說,我這個企業需要向這個基金融一筆錢,如果他自身條件不夠達不到要求,我們會員企業可以對他進行支持,但是具體到這個款能不能提供,還是得由專業化市場化的銀行或者基金公司評估之后作出決定,而不是簡單地由我們其他會員湊點錢來幫他。

nba比分视频

 

武漢市武昌區徐東大街凱旋門廣場A座1601室
電話:027-83612979 傳真:027-81889266 郵編:430062
網站建設:中天億信